“错换人生28年”事件系故意换子?最新通报

2021年04月21日16:43  来源:央视新闻

2020年2月,28岁的江西九江青年姚策被查出患有肝癌,母亲许某欲“割肝救子”却发现儿子并非血亲,而是河南郑州的杜某枝所生,而杜某枝的儿子郭某则是许某的亲生儿子。28年前一起医院抱错婴儿事件由此被揭开。

2021年4月21日凌晨,河南@开封鼓楼警方 发布情况通报,针对“错换人生28年”事件当事人许某控告郭某宽、杜某枝夫妇等人涉嫌刑事犯罪问题,决定不予立案。

河南大学也在同日发布情况说明。通报指出,杜某枝病历中存在住院号、床位号错误、无首次病程记录、缺失乙肝表面抗原化验单等问题。

河南开封鼓楼警方:不予立案

2021年3月15日,许某委托其表弟王某涛到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报案称:郭某宽、杜某枝夫妇及医护人员郑某、郭某志故意换子涉嫌刑事犯罪。同日,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依法受理该案件。接报案后,警方成立调查组进行核实:

调查期间,警方赴河南省驻马店市重点调查了郭某宽、杜某枝夫妇养子郭某实际出生时间为1992年、户籍信息登记时间却为1995年的问题,经调取驻马店市驿城区卫健体委档案资料,证实郭某宽、杜某枝夫妇于1993年8月18日经原河南省驻马店地区计生委审批同意生育二胎,于1995年8月23日为郭某申报户口。

组织警力赴河南省兰考县,重点调查了郭某宽与郭某志二人关系问题,经查询户籍信息、家族族谱、走访村干部及村民,证实该二人无亲属关系。

组织警力询问河南大学淮河医院涉及医护人员、同期孕妇等相关人员,发现当时该医院在婴儿管理上,采取统一样式的襁褓,并在襁褓外捆扎统一样式的圆牌,仅以圆牌上注明的床号对新生儿加以区分,通过查询调取原始病历档案及妇产科管理规章制度,发现当时该院存在诊疗行为不规范及管理混乱的问题。

另外,调查组还组织警力赴北京市、江西省九江市、河南省郑州市开展了调查取证。

2021年4月7日,经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审查,认为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二条规定的立案条件,决定不予立案。2021年4月8日,开封市公安局鼓楼分局向控告人许某送达《不予立案通知书》,并将不立案理由通知许某,告知许某如有异议,可以申请复议,也可以向人民检察院申请对公安机关立案监督。

河南大学发布情况说明

回应舆论关注的六大问题

21日,针对该事件舆论关切的主要问题,河南大学发布情况说明,并表示将以此为戒,进一步加强管理,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1.关于婴儿标识问题。医院1992年使用统一配置的消毒抱被,抱被外系有对应产妇床号的圆牌,以此识别婴儿身份。

2.关于乙肝产妇隔离问题。根据198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及2004年、2013修订版,均未要求乙肝孕产妇及新生儿单独隔离。杜某枝在手术室剖腹产,许某在产房自然分娩,两人生产场所不同,也不住在同一病室。 3.关于婴儿护理问题。医院实行母婴分离管理,病房与产房为两套护理人员。婴儿出生后,称重、包裹,经产妇过目后,进入婴儿室集中管理。当时婴儿室三班值班,当班护士负责接生、新生儿洗澡、换被服及人工喂奶。婴儿每天洗澡一次,由两位护士负责,一位负责洗澡,一位负责包裹,洗完后由护理人员将婴儿送回婴儿室。

4.关于病历档案问题。临时治疗单根据病人需要开具;长期治疗单如未发生治疗变化,可延续执行,不需要每天开具。杜某枝病历材料页数与病案袋上记录的病案页总数相符。

但杜某枝病历中存在住院号、床位号错误,无首次病程记录,缺失乙肝表面抗原化验单等问题。手写病历中,杜某枝病历号原为155849,病历中出现的155489系笔误,医院无155489住院号;据工作人员回忆,病人入院时可能安排的是15床,后调整为16床,工作人员将15床号划掉后重新书写16床位号,患者的真实床位号为16;对于无杜某枝首次病程记录,调阅同时期病历,发现存在类似情况;对于杜某枝乙肝表面抗原检查化验单丢失问题,具体遗失原因因年代久远现已无法考证。

5.关于赔付问题。依据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淮河医院在规定时限依法进行了赔付。

6.关于医院职工身份职务问题。医院职工郭希志于1988年至1996年在妇产科工作,2008年12月退休。1992年,郭希志为妇产科办公护士,非护士长,不参与产房护理工作。该事件发生以来,郭希志一直在积极配合各方调查。潘婷婷与郭希志系母女关系,为医院药学部办公室普通职工,未担任任何行政职务,其丈夫非医院职工。医院“张鹏”同名职工共有四人,其中与郭希志同发论文张鹏所在科室为核医学科,并非医院新闻发言人、医患办主任张鹏。

△姚策生前与律师等人在涉事医院(资料图)

“错换人生28年”事件时间轴:

1992年

许某和杜某枝在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产子。

2020年2月

姚策被查出肝癌晚期,其母许某决定“割肝救子”,却发现与儿子并没有血缘关系,而是河南郑州的杜某枝所生,而杜某枝的儿子郭某则是许某的亲生儿子。

2020年7月

姚策及其亲生父母郭某宽、杜某枝起诉河南大学淮河医院侵权。

2020年12月

“错换人生28年”案一审宣判,开封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判决河南大学淮河医院赔偿姚策与亲生父母总计76万元。

2020年12月

姚策及其亲生父母认为判决不能“抚慰”其遭受的巨大精神痛苦,也不足以对医疗机构违法侵权行为造成警示,提起上诉。

2021年2月

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涉事医院被判赔偿共计100余万元。

2021年3月

当事人姚策去世。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注澳门威尼人斯微信